投资亏得肾虚,也许你需要来点不一样的投资智慧
来源: 洪三板
09.25 19:20
4591
30

 

     1951年英国统计学家E.H.辛普森提出过一种理论叫辛普森悖论,即在分组比较中都占优势的一方,会在总评中反而是失势的一方。简单来说就是,虽然你赢的次数很多,从整体上看,你反而是输了。举个例子,喜欢打麻将的人其实都明白这个规律,一场牌打下来,糊多次小牌的人,往往不如糊一次大牌的人赢的钱多。

我们经常听到的一种理财观 “不要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”,原理相信大家都懂,对于普通大众而言,这是一种财务上的避险策略,但对于那些投资界的高手来说,他们的做法刚好相反。那些做得最好的人,往往不是做的最多的,而是那些做的次数少,而单次价值很高的人。真正的高手都具备一种深思熟虑后做选择的战略能力——做哪些“更少但是更好”的事。

1992年索罗斯大战英格兰央行的时候,他的基金经理人德鲁肯米勒认为这是一次难得的好机会,甚至建议把所有钱都押上,当他把这个想法告诉索罗斯的时候,索罗斯说这太荒谬了……你知道这种事情多久才能出现一次吗?所以,要做的不是把所有的钱押上去,而是要把所有能搞到的钱,都押上去。结果他们加上杠杆,总共投了100亿美金,最终大获全胜。很明显,索罗斯的策略就是:专攻要害,一击致命。

 

投资靠得是智慧,而非聪明,聪明是战术层面的,智慧是战略层面的,但战略层面的智慧,根基仍是扎扎实实的基本功。能让别人做的就尽量让别人做,你只需要负责战略正确,他负责把对的事情做对,化繁为简是人生最重要的能力之一。

 

好的投资逻辑,都是简单、直接、粗暴、一看就懂的,冗长臃肿的投资分析一般不会有太好的结果。估值本身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能不能真正看懂这个公司的生意,真看懂了,你自然也就知道该怎样估值,看懂的标志就是你可以清晰地理解公司未来的现金流(利润)。

 

只要以相对合理的价格(不求买得多便宜,但求不要买得太贵)买入可以持续创造价值的资产,长期来看,赚钱是大概率的事情。

 

麻省理工学院前教授丹·艾瑞里,在《怪诞行为学:可预测的非理性》一书中说,人们在面对多个选择时,即使明知其中一项可以获得最大成功,他们也不愿意轻易放弃其他选择。因为我们的大脑,对于风险,天然是排斥和抗拒的。所以,能够获得巨大成功的人才少,因为他们能克服那种心理上的本能。

      

在棒球运动员中,有两类击球手。一类是什么球都打,每次击球都全力以赴,力求全垒打,但这需要耗费很多体力。另一类人则是聪明的击打者,他们并不强求全垒打,而是只打高概率的球。世界排名前十的击球手,都是后面这类人,被称为“史上最佳击球手”的泰德·威廉斯就是这类人中的高手。

泰德在其影响深远的教科书《击打的科学》中,提出一个观点:高击打率的秘诀是,不要每个球都打,而是只打那些处在“甜蜜区”的球。他把击打区划分为77个小区域,每个区域只有一个棒球大小,只有当球进入理想区域时 ,才挥棒击打,这样才能保持最高的击打率。

这种策略听起来简单,但在实际比赛中却非常难操作,特别是在决定胜负的关键时刻。几万名观众绷紧了神经,用期待的眼睛看着你,当球飞过来的时候,如果不打,就将迎来全场的嘘声。这时,坚持“只打高价值的球”就需要极强大的定力和冷静的内心。

受泰德·威廉斯影响,巴菲特把这种策略应用到了投资领域,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投资哲学:只投资高价值、有护城河的公司,其他的根本不看。从巴菲特的投资效果来看,也印证了他的说法,就像他的合伙人查理·芒格所说的:如果把我们最成功的10笔投资去掉,我们就是一个笑话。

看上去巴菲特和泰德采用的是一种最稳妥、最保守、动作最少的打法,但他们却是最强的进攻者。只是因为他们找到了高价值区,在战略上专注,并用最有把握的方式取胜。这种战略,可以称之为“高手战略”。具体分为三个步骤:

1、找到自己最擅长,并且能产生高价值的领域。

2、只打甜蜜区里的球,战略性忽略低价值的事。

3、在高价值领域,用最不取巧的方式做事。

人的时间、经历、智商都是差不多的,高手之所以比普通人做的更好,其中一个秘诀就是“专注”,或者说是一种价值定位并敢于舍弃的能力,对人来说,这往往是反本能的。

 

时间是每个人最重要的资产,高效的自我管理与健康的生活方式,会造就伟大的复利,并且不止显现为金钱。

在金融市场日益成为社会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的今天,学投资,越早越好,做个智慧的投资者,不仅具备自我强化的护城河,同时能做大自己的杠杆。
      
股权投资时代已到来,未来10年是股权投资的黄金十年,大佬纷纷抄底新三板,你做好准备了吗?

 

我要卖老股

免费发布,快速成交

我要买老股

信息真实,价格公道